香港大嶼山鹿湖發展的啟示

列印列印
主題圖片簡介

  據《大嶼山誌》記載,大嶼山古稱大漁,原屬廣東新安縣。在宋南渡時,人跡初至。明清以降,漸次開拓各村。大部分居民多為漁樵農牧。直至上世紀五十年代,最高原之昂坪,東至鳳凰山地塘仔,西至羗山鹿湖,已成為梵宇精舍叢聚之區。一直以來大嶼山都因其清幽寧靜、不邇城市、筏可大和尚稱之為「堪媲世外桃源」的環境吸引了眾多修行人相繼結廬於此。曾在此駐足的不乏弘法利生之大德,紀公老和尚、筏可大和尚、聖一老和尚至融靈老和尚無不弘法廣布、福利眾生。時至今日,據估計大嶼山境仍有大小禪院、精舍300多間,大嶼山境內的昂坪、鹿湖、羗山、地塘仔以及靈會山(萬丈布)五地又冠稱為「大嶼山的五大禪林」。

鹿湖深幽的環境吸引了眾多修行人相繼結廬於此
鹿湖深幽的環境吸引了眾多修行人相繼結廬於此

  其中鹿湖環境最為深幽,蒼天古樹、玉葉繽紛。僅鹿湖一地便有大小道場、精舍、靜室、修苑三十餘間,修行眾近百,其中有九座建築獲香港特區政府列入歷史建築物。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名譽教授王永平提出希望以點、線面的方式去保育這些建築物。過去的保育方式是一座一座建築物去維護,這樣一來可能像香港新界元朗屏山的例子,保育的結果只剩下聚星樓、某些祠堂、書舍等,但整個環境都變了。這樣可能使原本富有生氣的人文環境變為缺乏生命力的歷史遺跡。我們希望能夠推動成立文化保育區,除了保育佛教文化建築之外,更要保育維持該區域的生態環境和修行氛圍,只有這樣才能有效地保護此地鮮活的佛教文化以及自然環境。王永平教授還強調,為防止有人巧立名目,假借宗教、文化的名義謀取私利,應該建議凍結此地所有的發展,不再允許新建,以保護現有的人文、自然環境。

商業活動擾靜修

  自2008年始有商業元素進入鹿湖,改建佛教道場為骨灰龕場,借佛教之名以牟利,大興土木,使得山林一片狼藉。最盛時甚至有人意圖侵佔他人土地,騷擾此地修行眾日常生活。改佛寺為骨灰龕場一事看似為佛事接濟眾生,其實有違佛法正信。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代理總監衍空法師開示:「佛教看生死無常,人有生就必有死,這是必須面對和處理的事情,是心靈上要去處理的問題。如若商人買了一所寺廟建骨灰龕場去賺錢,這是完全跟佛教沒有關係的事,亦不是佛教徒會去做的事。佛經說得很清楚,戒律上也講得很清楚,一個屍體,包括骨灰,是不可以也不應該放進佛殿或者佛像,那怎麼可能將骨灰龕放在大殿呢?這根本上在佛教來說,是不合法的。寺院是有普同塔,普同塔是放骨灰的。但它是離開寺院頗遠的一個建築物,它通常是為了安放自己寺廟的出家人的骨灰。寺院本身不做骨灰的生意。」
僧侣塑像
 

  衍空法師還指出,如何判斷一所佛寺是不是真正的佛寺,要看它有沒有真正如法如律的出家人。無論是寺院本身還是寺院的出家人是否以修行,弘法利生為目的是很重要的。一位真正如法如律生活的出家人,其起居生活模式、作息都是有所規限的。

  從佛教修行的角度來看,大嶼山一境大小道場多興禪宗修行之風,此傳統由來已久。衍空法師稱,此地長久以來都是苦修之地,近十多年如昂坪寶蓮寺等寺院因交通發展,往來香客、遊人漸多令修行氣氛逐漸淡薄,而成為旅遊為主的寺院。以前昂平的寧靜跟地塘仔、羗山、鹿湖是一樣的。為避免修行環境再受滋擾,大部分出家眾希望可以保留較原始的環境。鹿湖地方偏遠,清苦的生活環境恰恰成就了得天獨厚的禪修佳境。如若大量商業元素湧入可能威脅到一貫的苦修氛圍。

  清淨的環境有利修行。三丫水石溪蘭若的印莊法師說:「這裡比較靜,人做什麼事都專心一點。」來自馬來西亞現居於覺修國際禪修中心的本順法師稱,大自然能帶給人們喜悅,令人感到舒服開心。人們每天受困於城市的高樓大廈中很容易疲憊的,自然的環境能幫助放鬆疲憊的身心。


 

保育心靈綠洲

  衍空法師亦說:「你到了大嶼山,時間、空間、環境都完全不同了。你可以沒有這麼多感官、空間的刺激。環境綠化了,讓自己的身心有機會靜下來。當然你如果可以去學習一些禪修,藉著那份寧靜、沒有污染的環境,你很容易讓自己的心靜下來,靜下來反思。因為大家都知道,如果一個人他的精神沒辦法靜下來,不斷受到外界的感官刺激,心是沒辦法培養出寧靜,沒有寧靜就沒有反思能力。」他指出,腦袋好像電腦,電腦用了一段時間需要重組,腦也需要,我們需要給它一些時間,不要讓它不停地運作,它才可以重組。重組後,就能對所有事情的層次、深淺會更容易掌握,因此能夠獲得智慧。他強調,繁華的香港很需要心靈的綠州、心靈的「肺腑」,讓香港人可以去感受大自然的寧靜,「就算你不去,你也知道那裡有個安靜的地方,可以隨時去的,那是很重要的。」

秀峰禪院的大觀禪師在鹿湖帶領禪修

秀峰禪院的大觀禪師在鹿湖
帶領禪修

 

  大嶼山的寺院至今仍保留著佛教禪宗農禪並重的修行模式,維護此地的禪修傳統,無論對佛教本身還是對香港整體社會歷史文化的完整性都是必要的。除禪宗傳統之外,此地也容納了多元化的宗教元素,在鹿湖便有藏傳(祥光苑衍敬法師)、淨土宗等,在鹿湖最早建立的鹿湖精舍也是由道教的道長羅元一贈予觀清法師後才改為佛教道場的,故此道場仍保留供奉道教諸師牌位的傳統。就佛教傳統以及多元文化而言,此地所隱含的文化價值不容小覷。

鹿圖案
  王永平教授亦指出,如欲建立文化保育區,此區域必須符合生態價值。鹿湖多樣性的生態特色正符合這個要求。據石溪蘭若的印莊法師說,山上有很多野生動物如穿山甲、蟒蛇、赤麖等。我們的工作人員在採訪過程中也曾拍拍攝到野生鹿。商業開發有可能對此地生態環境帶來不可想像之惡果,動物無處棲身,植物被毀,樹木被伐。近期引起關注的大嶼山一帶沉香樹被偷伐一事,亦是由不法之徒為牟私利而造成的。
 

需要公眾關注

  大嶼山於香港佛教乃至整體文化之重要性可見一斑。但此絕不僅關乎佛教興衰榮辱,更與每一位生活在香港的人息息相關。一如秀峰禪院的本順法師所說,佛弟子一起為保育鹿湖而努力,但鹿湖最後的命運是由香港人決定的。無論是此地的自然生態環境還是佛教傳統,作為整體人文歷史文化的一個重要部分,鹿湖對香港這個現代社會而言都是不可輕視的財富,值得香港人關注和保育。

  德國牧神學家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的懺悔文《起初他們》可以帶給我們啓發:

當納粹黨人搜捕共產黨員時,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後來,他們囚禁社會民主主義者(左派分子)時,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後來,他們搜捕工會份子時,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份子。

然後,他們搜捕猶太人時,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已經沒有人可以為我說話了。

  一個開放民主的地區應該具有海納百川的胸懷去包容不同的文化元素,並賦予人類以及動植物安全自由的生存環境。期望保育鹿湖這個項目可以喚起更多人對於文化、自然的關注,並予以援手保育鹿湖。這無關個人信仰、喜好,而是關係到作為一個公民乃至一個人的責任。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 擊點觀看相片
 
撰文:普蘭(2012)

資料來源:

  1. 三丫水村石溪蘭若釋印莊法師,2011年10月09日訪問記錄,編號:25
  2. 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名譽教授王永平,2012年03月05日訪問記錄,編號:39
  3. 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總監衍空法師,2012年03月06日訪問記錄,編號:40
  4. 三丫水村石溪蘭若釋印莊法師,2012年04月28日訪問記錄,編號:41
  5. 覺修國際禪修中心本順法師,2012年05月30日訪問記錄,編號:43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