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列印列印
籌劃小組
計劃主持人
陶長宏博士  (香港大學地理系)
顧問
何佩嫻小姐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
研究助理
  • 嚴淑晶小姐
  • 謝世傑先生
  • 劉家儀小姐
  • 普蘭小姐
  • 麥淑嫻小姐
  • 馬昀祺先生
  • 馮啓穎小姐
編輯
何惠珠小姐
紀錄片製作
  • 陶長宏博士  (計劃主持人, 香港大學地理系)
  • 陳樂儀先生  (製作人, Image Workshop)
  • 曹渭義先生  (The Omni Production)
  • 譚寶碩先生  (音樂)
  • 何佩嫻小姐  (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及執行幹事)
  • 謝世傑先生
  • 嚴淑晶小姐
  • 劉家儀小姐
  • 普蘭小姐
  • 葉樹廣先生
  • 張寬德先生
攝影
  • 李寶明先生
  • 周裕洋先生
  • 徐天慈女士
  • 莫遠輝先生
  • 陳政先生
  • 陳葉偉先生
  • 鍾耀強先生
網頁設計
  • 悉數行動

感言

陶長宏博士   2010年想寫鹿湖計畫的因緣,是因為看到寧靜安詳的鹿湖,有寺院被收購改建為骨灰龕,大興土木導致原本自然環境和寧靜的修行氛圍遭到破壞,心裡覺得很難過。向從事環保運動多年的好友何佩嫻女士請教,她提議以口述歷史的方式來記錄鹿湖的佛教文化,並與香港社會分享,大家一起來認識並保育具百年佛教歷史的鹿湖。而秀峰禪院與鹿湖覺修寺國際觀音禪院的住持大觀禪師,也十分鼓勵並支持我申請研究經費,試試看做這項計畫。我當時想為什麼販售骨灰龕的商人能利用修行的寺院,來做生意,也許是因為這個社會沒有提供足夠的空間供大眾存放骨灰,同時一般社會大眾對於推廣佛法的寺院的功能,也沒有正確的認識。事實上,寺院和靜室是用來修行,用佛法來教育人面對和解決生、老、病、死的人生大問題,而不是為了安放死者骨灰的(當然寺院會設置普同塔來安放去世的法師和居士,但那並非寺院的主要功能)。

  很感謝衛奕信勳爵信託贊助支持了這項計畫,同時感恩佛菩薩的加持,雖然經費不多,但這其間有許多義工來幫忙,讓計畫得以順利進入尾聲,像是鹿湖諸道場的師父分享他們修行的體驗與生活、專業攝影師莫遠輝(Simon)和他的學生用他們敏銳的心拍攝出鹿湖道場的修行氛圍、大嶼山五大禪林的諸師父以及國際觀音禪院的外國友人分享他們對佛法的認識和對大嶼山做為香港社會最後一塊心靈綠洲的期望,以及許多熱心的居士,以他們對這個社會關愛來奉獻他們一己的心力… (詳情請參閱鳴謝一覽表),同時城市規劃委員會(城規會)亦於2011年(九月二日)公布鹿湖及羗山發展審批地區草圖,限制該地區進行大規模的商業發展。

  鹿湖是屬於大家的,希望大家能從我們的分享中,認識並瞭解鹿湖,進而更瞭解自己。

計劃主持人:陶長宏博士

分隔線
何佩嫻小姐   我和鹿湖的相識始於二十多年前,一位大澳的朋友帶我到鹿湖,一邊行,一邊向我講述鹿湖的故事。途中,我經過一間荒廢破落的靜室,門已經破爛了,裏面的雜物掉落地上,我撿起一張相,看到一大群出家人整齊莊嚴的排在一列,令我既好奇又感慨,這裏曾經有過的光輝歲月,一定蘊藏著不平凡的動人故事。那一次遊完鹿湖之後,心裏對這個地方久久未能釋懷。那位大澳朋友後來也離開了大澳,走的時候,送了我一本《大嶼山誌》,我反覆看了好幾遍,為著內文的高僧大德,開山祖師的高風亮節感動不已。那時,我突然生起一個念頭,希望為鹿湖做一個宗教文化史的紀錄。此後,在工餘和放假的時候,我常常一個人從大澳騎單車上來,在鹿湖周圍溜躂,或在溪旁石上靜坐,或經過靜室與修行人談天。記憶中有一對年老的修行人(當時她們告訴我已有90多歲),招呼我在院前石椅喝茶,很和藹親切,我也在此認識了一些不知名號的出家人。每一次上鹿湖,我都是早去黃昏回,竟然有一種回家的親切感覺。

  有一次經過鹿湖一間破爛的靜室,看見一位出家的女尼在整理破損的物品,她很親切地和我談話,並告訴我法號「香音」,就是後來的大觀禪師,而破爛不堪的靜室,經大觀禪師的無比毅力經營籌建,亦搖身一變為接待過海內外數以千計禪和子的覺修禪院。

  我因為看見山上修行人的生活很艱苦,物資也匱乏,便向當時任教的學校建議做一次供僧,把一些日用品和食物沿著鹿湖靜室送給修行人。山上的出家人大都很樂意地接受,不少修行人都會邀請我們入內喝茶和聊天。印象中經過一間靜室,裏面有一位樣貌和藹慈祥的出家人,很友善地招呼和讚嘆我們的供僧活動,還叫我們把物品送給附近有需要的出家人。這位尼師遞了一張咭片給我,事隔10多年後,我們又相認於鹿湖,她便是衍慶師了!

  過去20多年我經常往返鹿湖,但始終未有因緣為鹿湖作出紀錄!最近的10多年,因為
家庭和環保的工作上也很忙碌,我又隔了一段長時間沒有上鹿湖。直至2009年香港大學的
陶長宏教授向我提及鹿湖的環境問題,於是我又和鹿湖結上了不解
之緣。在處理完鹿湖的環境問題後,一直盤旋在我腦海20多年的
鹿湖文化研究又浮現出來。我們商討了鹿湖宗教文化的研究
計劃,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的梁旭明教授十分樂意讓學生參
與前期的資料搜集。陶教授倡議成立一研究項目,得到衛奕信
基金的撥款,鹿湖的修行人亦很樂意協助。在眾緣齊備,各方有心
人襄助之下,鹿湖文化研究計劃終於能輾轉成真。在陶教授的用心
籌劃下,研究計劃得到很多專家、學者、各式人材、義工和修行人
的襄助,我們終於能夠將鹿湖的傳奇故事續寫下去,讓大眾能了解
大嶼山佛教的發源地——鹿湖過去及現在的大德及修行人的感人事蹟!

顧問:何佩嫻小姐

分隔線

何惠珠小姐  有幸在陶長宏教授創立的鹿湖文化研究計劃後期,參與了這項計劃,因而有機會跟著研究計劃的團隊走進了鹿湖,接觸到那裡的出家人,知道了為什麼要保育鹿湖。鹿湖是一塊淨土,到了那裡,身心自然平靜下來,那是鹿湖的修行人,以前在這裡駐腳的大德和出家人,以及現在還在堅持著獨自靜修的比丘尼們聚集的能量。與研究計劃團隊成員互動中,感受到他們對保育鹿湖的投入和熱忱,這個項目對他們而言是實踐理念——盡己所能保存香港的一份清淨。

願這項計劃讓更多人認識到鹿湖的美。

編輯:何惠珠小姐

分隔線

  這些年來走訪過不同的道場,嘗試找一個適合自己的。 記得有一位師兄曾說過:「最好的道場還是在職場」。不錯,但有時在職場充斥的無非是利慾薰心、爾虞我詐。若果修持不足,負面情緒就會產生,人也容易走離正道。有幸參與這個項目,與來自五湖四海的佛家子弟一起工作,他們無言的身教使我獲益良多。看到一位師兄雖屢次被我追迫,要他完成我以為合約協議上應完成的事項。但每次他總是氣定神閒、不慍不火向我解釋原本合約上的協定。 還記得在一次聚會討論工作進度時,大家發現還差很遠才能完成之前所定下的目標,各人均感到有些懊惱和沮喪。師兄甲見此就猛然一喝:「(這個項目)不是真的,做完就是了」。師兄乙受到啓示也跟著說:「沒有好同壞,盡力做好就是了」。另一位師兄隨即合十打揖說:「都是為大眾做的!」 即時引來大家的笑聲及掌聲。我們頭頂的烏雲就散開了。對,放下自我、不要製造喜和厭、好或壞、錯與對、不執己見、不否定別人、只帶著平和的心去做便是了。這三種佛法精神十分受用。在此祝願大家在職場上是無拘無束、坦然自在。

研究助理:麥淑嫻小姐

分隔線

  因為是次研究,我第一次接觸佛教文化,對佛教的看法亦改變了不少。鹿湖的獨特之處在於內裡的寺院基本上是為在那裡居住的出家人而蓋的,因此,寺院均很有「家」的感覺。比較市區的寺院,鹿湖的寺院多了一份人情味及生活的氣息。此外,鹿湖亦是香港少有的位於大自然的佛教修行地,這是非常可貴的。希望法師們的生活及修行能不被打擾,繼續下去。

研究助理:劉家儀小姐

分隔線

普蘭小姐  我開始工作時這個項目已經接近尾聲,要在很短的時間內熟悉大量的資料讓我有些許的緊張,但到現在工作即將結束時,我卻開始不捨。

  在工作中我印象深刻的東西是,做保育工作不僅僅是完成一個工作,更重要的是有一顆真正想要保護對象的心。在採訪鹿湖的法師們時我學到了如何尊重和體會受訪對象,只有真正放下自我的成見才能深入了解事實。我想做保育工作必須尊重事實及客觀現狀,並在此基礎上開展工作,不可以單憑主觀臆斷行事。通過這個項目我對佛教,以及佛教修行眾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們每時每刻都在努力實踐著佛陀的教誨,他們的一言一行是那麼的讓人仰慕和欽佩。

  我很慶幸自己有機會參與大嶼山鹿湖口述佛教歷史這個項目,我想這個項目帶給我的不僅是一份工作,更重要的是它讓我學到了做人做事的態度。

研究助理:普蘭小姐

分隔線

慧覺  我萬分的榮幸可以參與這個計劃。鹿湖是前人經歷過百年而形成的修行地,是一很殊勝的地方,近來終於有人開展記錄這個地區文化和歷史的計劃,使我可以和地方結緣,而且很巧合地認識主持這個計劃的師兄,並可以參與其中,這種因緣真的很奇妙。

  鹿湖對我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我很感恩在去年(2012年)的十二月尾,有機會鹿湖過了七天修行的日子,七天不算是很長的日子,不過我覺得好像已經在內心深處種下了和平喜樂的種子。在鹿湖的日子很寧靜,每一天都很有規律地作息,你會覺得自己在暮鼓晨鐘的氛圍下生活,每天四時起身,晚上九時半就寢,大部份時間都只是坐禪、念誦、禮佛、進食、運動和工作,不過並不單調,反而令人覺得重拾失落已久的充實感。有一刻,在禪堂聽到外邊強勁的風搖晃樹林的聲音,內心好像被穿透一樣,一切都然變得平靜。鹿湖的修行環境,是一份很大很大的禮物。

  很認同有師兄說社會是更加大的道場,是一個真正體現個人修為的地方。好多時在你身邊出現的境都是不好的,但可以面對逆境,你才真正明白,才可以幫助眾生。在現時忙碌的工作中,腦海不斷重播著煩惱的情緒,覺得有很多得不到的和做不到的,被煩惱束縛著的人是真正的你嗎?我會不時想起在鹿湖寧靜的夜,靜下來,然後再出發,這會不會是禪宗講返回原點的意思?

  很感謝我可以跟鹿湖這個地方結緣,在這裡發生的經驗,和從導師身上所學的,給我的啟發實在很大。鹿湖是香港人心靈的綠洲,希望有更多人可以有緣來到這裡,得到一些對自己生命有所影響的東西。

慧覺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