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湖今昔

今昔變遷

鹿湖是香港早期發展佛教的地方。自大嶼山昂坪寶蓮寺建成後,往來這裡的人增加了許多。樂生蓮社道妙法師憶述當時的出家人雖然都各自在自己的道場修行,但每逢寶蓮寺及觀音寺辦活動時,大家都會發心去幫忙做菜、行堂等,十分團結。山上的大德像融靈大和尚十分關心樂生蓮社,經常跟弟子們從觀音寺到樂生蓮社幫忙;而當觀音寺辦楞嚴七法會,樂生蓮社的法師們亦會參與,大家互相幫忙。(進入內文)

鹿湖昔日交通

鹿湖古道是以前修行人出入的路。古道的路線是從大澳上鹿湖,再到昂坪,昂坪連通地塘仔,最後延伸至東涌。因為梅窩不是一個修行的地方,因此古道沒有接駁至梅窩。(進入內文)

山上的刻苦生活

在大嶼山鹿湖生活遠較市區的生活艱苦及不便,除了濕氣重外,法師們每次到大澳或市區添置日用品都需花費大量時間及氣力。竹園光德法師在訪問時提及在以前還未有團體來供僧的時候,法師們需負擔所有的開支。為了減省支出,她們會不斷縫補破了的衣物,亦會在靜室旁種種瓜菜。(進入內文)

媽姐與入份文化

鹿湖是一個以女眾為主的修行地,其中媽姐(馬姐)是鹿湖這個特色的一個重要部分。這個淵源可追溯至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馬姐是當時最普遍的家傭,大多來自廣東的順德、大良及新興等地。她們有些會在假日到大嶼山的道場唸經拜佛,這促成了她們在退休後到鹿湖居住,養老和修行。(進入內文)

鹿湖的養女文化

鹿湖道場悟徹的釋慧榮法師和周女士從小便以養女的身份分別在悟徹及智積林居住。慧榮法師六歲就跟媽媽上鹿湖,在從未見過出家人的情況下,媽媽要求她從面前的兩位出家人中選出一位,作為追隨的對象。六歲的她選了當時身穿黑衣裳的德芳法師,從此開始在悟徹生活。(進入內文)

往生習俗

在過去生活艱苦,資源貧乏的年代,為了不增加寺院僧團的負擔,上山出家的僧尼在準備修行物資時通常會一物多用。當中較特別的是,他們會預備(通常是訂造)一個與其身高相稱的衣櫃。在生修行時,這衣櫃作收納物品之用,往生之後,衣櫃便成了用以安放遺體的「棺木」。其後這「棺木」會與其主人的遺體一倂火化,這樣做是為了不「侵損常住」(不浪費供養寺院的物資),不加重僧團的負擔。(進入內文)

鹿湖荼毘爐

荼毘為巴利文 jhāpita,火葬之意。火葬場又稱為荼毘所。火葬法早於佛陀以前即行於印度,印度婆羅門教思想也流行火葬,火葬為處理屍體的正儀。佛涅槃後,舉行荼毗火葬,遺下舍利一石六斗,包括一塊頭頂骨、兩塊骨、四顆佛牙,中指指骨舍利和84000顆珠狀真身舍利子。古印度八位國王派使者到火葬地分得佛舍利,分別帶回國建舍利塔供奉,定期舉行祭禮,自此,佛教信徒及僧眾皆效法。從此,火化及建塔供奉遺骨舍利成為佛教僧侶葬禮習慣。漢代佛教傳至中國,中國僧侶亦隨行自荼毗火葬。中國叢林通常稱為「送往生」。(進入內文)

寓義診於遊樂

盧榮初醫師和他的義診團隊自一九九二年開始時常到大嶼山為法師們看診。他們起初先到昂坪的寶林寺和寶蓮寺義診,後來發現鹿湖有更多年紀較大的師父,才開始在鹿湖診病。這支義診隊有五位不同專業的醫師及護士,分別來自針炙、內科、外科、骨科及脊骨神經科。他們認為人多就能群策群力,每人做一些,就可以幫助更多的人。盧醫師表示,出家人一般較為保守,未必能接受西方的醫藥,因此義診隊看診後會開一些中藥讓法師們熬來喝,或者用一些草藥敷身體的酸痛處。(進入內文)

 

Subscribe to RSS - 鹿湖今昔 返回頁頂